新闻资讯
公司资讯
行业资讯
行业知识
移民搬家
常见问题
网上咨询

公司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资讯
中国到泰国海运包税双清:中泰“克拉运河”为何好事多磨?

    ”是指从泰国克拉地峡区域,挖掘一条沟通太平洋的泰国湾与印度洋的安达曼海的运河,全长102公里,双向航道,宽400米,水深达25米。“克拉运河”修建完成后,国际海运线将不必绕过新加坡、取道马六甲海峡,航程至少缩短约1200公里,可省2至5天航运时间;以10万吨油轮来算,单次能省下35万美元的运费。初估需投入10年时间和280亿美元,若动用核能技术等非常规施工方法,则可望7年完工,但是投资总额将暴增至360亿美元。一旦开通,中国的“马六甲困局”也将迎刃而解。 

  继中巴经济走廊、中俄高铁等项目后,中国推动“”布局又有新动作。5月15日,有媒体报道,中泰两国在广州签署“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让这项延宕10年的世纪大工程向正式开工跨出一大步。 

  对此,5月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指出,中方从媒体上看到了有关报道,“我没有听说过中国政府有参与该项目的计划”。不过,无论是空穴来风,还是外交辞令,克拉运河再次成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切,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又一个关联热词。 

  A 

  “克拉运河”建成后泰国获利最大 

  长期以来,东亚能源高达70%皆经由马六甲海峡运输。马六甲海峡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峡之一,每年约有8万艘船只、装载价值约5000亿美元的货物,通过这条海峡。但该海峡在运量、航线、安全性等方面都存在不少问题,例如最窄处仅有2.8公里,浅滩太多,有时船只难以通过,而且淤积问题严重,海盗猖獗,更有人断言恐怖份子将在此发动攻击,其事故率高达苏伊士运河的3倍,巴拿马运河的5倍之多。 

  一旦“克拉运河”建成后,控制咽喉位置的泰国,将是最大获利者之一。不过,早前调查显示,泰国只有3成民众支持兴建此运河,至少4成反对,主要是担心该工程可能造成泰国政治动荡,包含破坏生态和政府****。 

  号称是“东方巴拿马运河”的“克拉地峡运河”预估建成后,远洋油轮不需经过马六甲海峡,就可以直接由此处通过,航程可减少700英里,大型油轮每趟航程预计可节省30万美元左右。另外,东盟贸易区和世界各国之间的贸易将不再通过马六甲海峡,克拉运河相对原有的马六甲航线,直线缩短一千多公里的航程,这为东盟自贸区的物流货运节约了大量的航运成本和时间成本。

  因此,中国商人、信威通信董事长兼总裁王靖也看到了克拉运河的巨大商机,因其大手笔投资而获得国际媒体密集关注。他牵头在尼加拉瓜修建一条计划耗资500亿美元的大运河,并因此成立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HKND集团),该公司已在2013年成功获得大运河100年独家开发及经营管理权。他在2013年宣布将在乌克兰合作建设总投资约100亿美元的克里米亚海港及工业园区项目,不过该项目受局势影响而“无限期暂停”。 

  报道称,开凿“克拉运河”不仅惠及广东、福建、上海、江浙等沿海地带,更有助大陆加强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各国的贸易往来,尤其能在“一带一路”战略构思中的“一带”中起重要作用。 

  除此,在美国“重返亚太”政策下,美国和新加坡有密切的军事合作,一旦中美发生冲突,大陆80%进口石油必经的马六甲海峡遭美方封锁,等于掐断中国的经济命脉,但“克拉运河”的开通,可让中国摆脱此困局,东南亚战略格局也将产生重大改变。 

  报道称,“克拉运河”有“东方巴拿马运河”之称。早在17世纪,泰国就有开凿这条运河的构想,约100年前,由泰王拉玛五世(1868年10月至1910年10月在位)正式提出;但是因工程成本过高,以及爆发两场世界大战,该计划始终未能实现,直到2004年,才又被泰国前总理他信再度提起。 

  B 

  共建“克拉运河”牵动各方神经 

  从19世纪末以来,开凿克拉地峡,从而拥有一条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国际人工水道,始终是萦绕在泰国仁人志士心头的宏大战略梦想。尽管面临诸多障碍,使得这一梦想始终未能变为现实,但泰国从未放弃,但凡强势政府上台,都会掀起社会各界对开凿克拉运河的可行性讨论。 

  2014年军方政变上台,克拉运河计划再次浮出水面,开始引起越来越多的社会关切,也引发了诸多真伪莫辨的小道消息。不过,相较于以往发散式的可行性讨论,这一轮各方普遍将议题集中在中泰战略合作框架下共建克拉运河的发展前景上,尤其在“一带一路”建设步伐日益加快的背景下,有关中泰共建克拉运河的计划设想,更是拨动了各方力量心弦。 

  从以往有关开凿克拉运河的失败动议来看,泰国难圆百年“运河梦”的难点主要是在三方面。首先是国内资源分配引发分歧。开凿克拉运河,将有效拉动国家经济尤其是南部经济的跨越式增长,但前提是国家资源对克拉地峡所在南部地区的倾斜性投入。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中部曼谷地区,以及北部和东北部地区建设的资源投入,从而引起地区间分歧与矛盾,使得执政集团很难做出开凿克拉运河的战略决断。“一带一路”建设将为泰国克服地区资源投入不均衡问题,提供有效解决方案。通过互联互通建设,泰国将形成整体性而非地区性的发展格局,依托贯通南北的中泰铁路,北部、中部与东北部的发展,将与南部克拉运河紧密相连,从而化解目前地区发展失衡的结构性难题。 

  当然,克拉运河必将对马六甲航道产生明显的冲击,从而损害现有“马六甲航运格局”的既得利益方,尤其是新加坡。开凿克拉运河,追求的是互利共赢,而不是以邻为壑,因此对始终强调睦邻友好的泰国而言,如果得不到东盟邻国的理解与支持,将很难下决心推动克拉运河建设。“一带一路”建设致力于构建更加公平、合理、高效的地区产业分工体系,有助于沿线各国在互利共赢的合作过程中,促成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这就为泰国协调克拉运河建设的邻国关系,提供了建设性的多边框架。 

  不能否认,泰国在事关国运的战略决策方面,很大程度上受大国意志影响。历史上,泰国开凿克拉运河的动议数次被大国喊停。作为泰国的军事盟国,美国对克拉运河明显持否定立场,因为这会使得美国控制东亚—印度洋通道的战略成本显著提高。对于过去的泰国而言,美国说了不,基本就宣判了克拉运河计划死刑,因为开凿运河所需的资金、人力、技术、配套设施都需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支持。但是,“一带一路”建设却为泰国提供了新的战略选择,有可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获得所需资源,并在中国倡导的新型大国关系背景下,构建更有利于中小国家的大国平衡。 

  尽管对大多数泰国精英而言,克拉运河计划的发展前景依然并不明朗,但是搭乘“一带一路”建设的顺风车,泰国百年“运河梦”却是前所未有的贴近了现实,所缺的或许就是那么一点魄力,那么一点敢为天下先的担当与勇气。 

  开凿克拉运河在阻力中前行 

  据报道,5月18日又曝出,由柳工、徐工、三一重工等中国企业牵头的克拉运河筹建小组已开始运作。 

  据分析,中泰开凿克拉运河,必然遭到两个国家的反对。 

  首先是新加坡。新加坡作为一个城市国家,就是靠马六甲海峡这条海上生命线,发展本国经济。从建国到现在,新加坡已发展成为仅次于伦敦和纽约的世界第三石油贸易中心。然而,克拉运河如果成功开凿,将减少新加坡70%的货源,进而切断新加坡的大部分财路。 

  其次是美国。美国目前联合新加坡控制马六甲海峡,扼制和威慑不喜欢的国家(显然包括中国在内)。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马六甲海峡是必须控制的世界16大咽喉水道之一。美国已经取得了新加坡海、空军基地的部分使用权,并援建马六甲沿岸的一些军事设施。如果克拉运河开通,美国在马六甲海峡的威慑作用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目前,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输入国,国内石油消费的65%以上必须依靠进口,其中三分之二的石油从中东和非洲进口。而运输从中东和非洲进口石油的船支,必须经过马六甲海峡。因此,政府决策层在制定的中国石油战略时,就不能不考虑规避马六甲海峡现实及可能出现的风险。 

  试想,中国的石油海上航线全部暴露在美国海军面前。在美国“重返亚太”政策下,美国和新加坡有密切的军事合作,一旦中美发生冲突,中国的石油海上航线必经的马六甲海峡遭美方封锁,这等于掐断了中国的经济命脉。如果开通克拉运河,使其成为不被美国海军控制的运河,中国海上航线得到确切保护。 

  再说,建成后的克拉运河,将由中国和泰国共同管理。为保障克拉运河的航行安全,中国可以像美国在巴拿马运河驻军那样,驻扎一定的军人,一方面,可以作为中国海军的前进基地,为进出印度洋铺平道路;另一方面,由于有克拉运河的存在,中国留足印度洋就找到了由头。印度洋已经是“世界的中心”之一,它的地缘政治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加上波斯湾的石油,连接亚洲、欧洲及非洲的主要航道,印度洋将变成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大国相互争夺的海域。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会发现,开凿泰国克拉运河对中国是多么的重要。中国现已是坐二望一的大国,这种情况下的大国战略——必然要围绕中国石油进口的重要通道马六甲海峡展开战略布局。中国对克拉运河的热衷,并联手泰国进行开凿,就是为了减少对马六甲海峡的严重依赖。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一直担心中国控制未来的海上要道,对美国经济造成不良后果。最不能让他们看到的是,中国在开凿尼加拉瓜运河,构成对美国后院安全威胁的同时,中国又联手泰国开凿克拉运河。所以,美国下一步将会在中泰开凿克拉运河问题上从中作梗,就像美国干扰中国开凿尼加拉瓜运河,这让中国不得不防。 

  随着中国—东盟自贸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不断推进,克拉运河计划有望成为现实,将成为亚洲最大的一条人工运河。未来的克拉运河将取代马六甲海峡,并超越巴拿马运河,成为亚非澳50亿人口经济圈的国际枢纽。 

  克拉运河的地缘战略意义 

  第一,泰国、缅甸和越南、柬埔寨都因运河开通而受益;开挖克拉运河有助于中国密切与这些国家的合作与往来。有助于中国加强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的经贸联系,特别是有助于为泰国民众创造可观的就业机会,促进国内其他行业的发展,为泰国带来可观的通行费收入。使泰国因此成为亚洲新的海运枢纽,从而带动整个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直接提升泰国在亚洲的经济地位与战略地位。泰国将因克拉运河的修建而成为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第二,开挖克拉运河使中国实现运输线路多元化战略目标,从而能有效保障中国能源运输安全机制。

  第三,东盟其他国家、中国和日本乃至世界的贸易体直接得益于克拉运河,强化了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马六甲海峡已经成为世界经济贸易的瓶颈之一。东盟贸易区和世界各国之间的贸易将不再通过马六甲海峡,直接为东盟自贸区的物流货运节约大量的航运成本与时间成本。 

  第四,开挖克拉运河将降低美国控制马六甲海峡而造成对中国战略扼制的危险,减少东盟部分国家与中国关系微妙及其变化对中国产生的压力。同时,可以有效破解多年的马六甲威胁,减少和控制传统与非传统安全,提高航道利用率,保障航运安全性。 

  第五,新加坡由于扼守马六甲海峡这种独特重要的地缘战略地位而成为世界第一大港,也成为全球大宗货物的交易地。开挖克拉运河,有助于中国降低对马六甲海峡的依存度,同时,也将使新加坡失去美国控制中、日、朝、韩甚至港、澳、台的战略地位。更为重要的是,开挖克拉运河有助于中国破解马六甲安全困局。 

  第六,开挖克拉运河,有助于提高上海在亚洲乃至世界的金融、航运地位,可进一步推动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同时,惠及江、浙地区,带动金融、贸易、仓储、商业、服务业等产业升级换代与可持续发展。 

  克拉运河如果开启建设,将是国际上第一个多国合作建设的大工程。克拉运河工程建设将开启一个国际合作新时代,多国携手合作可以创造互利多赢的局面。 

  但是,在克拉运河建设进程中,中国也必须处理好可能带来诸多敏感的国际问题,避免中国与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因修建运河而遭致损害的双边关系,化“危”为“机”,以此为机遇,积极主动地进一步促进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 

分享到:
 
 
返 回

【友情连接】      

里巴巴 | 网 |